包头市品创网络科技有限公司

包头市品创网络科技有限公司

互联网大佬:请回答2019

发布时间:2019-12-17 16:07浏览次数:130

2020年的第一场烟花即将绽放,2019也行将落幕。

这一年中,互联网发展依旧潮起潮落,一边是拼多多和字节跳动突出重围,巨头阿里港股上市;另一边是上市公司暴风倒下,创业公司淘集集也失血而亡。而导演这一巨幕的主角,正是互联网大佬。

这一年里,在张勇《You rise me up》的歌声中,马云卸任阿里董事局主席,开启闲云野鹤般的生活。身陷江湖风雨中的华为任正非与百度李彦宏,未必没有心生羡慕之情。

“风清扬”马云退隐江湖后,无数青年才俊试图搅动互联网格局。沉默高手张一鸣蚕食巨头广告地盘;美团点评王兴高调指出“BAT”已经过时;拼多多黄峥在双11中初露峥嵘,与退居幕后的刘强东掰了掰手腕。

无数知名创业者也希望惊险一跃,从而实现自己的大佬梦。可惜气数不佳,锤子科技罗永浩告别理想主义,暴风科技冯鑫卷入风暴中心。

无论成败,互联网舞台上的大佬们,在2019这一年也变了一番模样。


最能讲的大佬——任正非


2019,一向低调的任正非接受媒体采访40次,75岁的他不得不站出来为华为和家人发声,成了最能讲的大佬。

而在这之前,他以不接受媒体采访、不上电视而闻名,仅有的少数几次采访被冠以“罕见”的字眼。

任正非频繁发声,与华为2019的坎坷息息相关。

早在2018年,华为在美遭到针对性“关照”。危机持续升级,今年5月华为被列入“实体清单”,这意味着如果没有美国政府的许可,所有美国企业将不能再给华为供货。

而截至今年12月,孟晚舟也已被美国的盟友加拿大拘押一年。事业与家庭遇到双重危机,在任正非数十年的打拼生涯中,是最受关注的一次。

任正非开始了危机攻坚,在接受采访的过程中树立起华为的正面形象。

“我们觉得除了困难,都是困难,没有不困难”,年初,任正非对于华为未来的艰苦已有准备。

任正非的发声,几乎无所不谈。

说人才,任正非在内部会议如此提到,“我们现在就要通过这3-5年,把一批平庸或怠惰的的干部更替掉,要下决心换一批血”。此外,今年华为还花百万年薪招聘8位顶尖博士生,并打算从全世界招进20-30名天才少年。

说技术,在接受加拿大《环球邮报》采访时,任正非透露“现在美国建不成先进的信息网络,落后是注定的,因为华为不会卖5G设备给美国”。

说信心,当媒体问任正非如何看待此次危机将会使华为损失300亿美元时,他回应“300亿美元对于我们来说,是很小的一件事,我们主要是砍掉一些边缘化产品,因此美国制裁对我们不会产生太大影响。”

为了救公司,为了救女儿,任正非挺身而出。简短话语的背后,少不了激荡风云的故事。任正非的2019,话没少说。


最想当大佬的大佬——王兴


2019,最想当大佬的王兴成了大佬。

始终克制欲望追求梦想的王兴,曾有长达十几年的创业失败期,多多友、游子图、校内网、海内网和饭否网等都死了。王兴不认输,愈挫愈勇,最终美团突围了。

但突围的美团还未登顶,2018年底的王兴可能认为自己已经失去机会:"2019年可能会是过去十年里最差的一年,但却是未来十年里最好的一年。"

彼时,美团2018财年经营亏损110亿元,同比上升189.7%,已经连续巨亏四年。此时,虽然美团虎视眈眈,BAT的三足鼎立格局仍然屹立。

互联网江湖浮浮沉沉,BAT不是三座无法逾越的山峰,只有不把大佬当权威的人才能当大佬,王兴便是典型。

今年,扩张的美团加紧收缩,网约车业务转为聚轻资产的聚合模式运营,单车海外业务被砍,小象生鲜关店,创新业务亏损减少。另一方面,餐饮外卖、到店和酒旅业务保持了强势增长态势。

2019年给了王兴一个惊喜。美团点评成为继阿里、腾讯之后的第三高市值企业,市值超越百度,并且首次实现盈利。

王兴今年曾公开发文称,是时候用“HAT“代替“BAT“了,有点“能者取而代之”的意思。而华为一向低调,美团点评战绩赫赫,王兴放出豪言的背后意思几何,耐人寻味。

这位曾隔空喊话马云,不把大佬当大佬的实在人,是否也在觊觎互联网铁王座?


最“放飞自我”的大佬——李国庆


对于李国庆来说,2019年是个转折点,他从“大胆发言”进化成了“放飞自我”。

作为创始人,李国庆曾带领当当走了20年,但不同于企业家常有的谨言慎行,他常常站在舆论的风口浪尖上,发表极易引起争论的言论,正如微博简介“我口无遮拦,多有得罪,请海涵”。

俞敏洪公开演讲,涉及到误解女性话题。李国庆力挺:“无论对错,老俞不用向女性道歉。”刘强东涉嫌性侵女大学生被逮捕,他微博大胆发声:“非婚外情,只是性,对老婆伤害低。”

舆论发酵后,他道歉称只不过不想人云亦云,但他观点太容易引起争议,支持的人觉得真性情,而大部分反对的人觉得毁三观。

今年2月,李国庆正式离开了“亲手带大”的当当。2018年那封管理层集体签名逼宫信的“后坐力”,也在今年姗姗来迟。

“这感觉就像一颗刺一样(扎在心里)?”“不是刺......”哗,水杯一摔,把李国庆彻底摔进了舆论的暴风雨中,而这之前的大胆发言现在看起来像是点点涟漪。

摔杯是个开始。“李国庆,我要抓破你的脸!”妻子的回击劈头盖脸地在他脸上砸下。

俞渝在朋友圈公开炮轰李国庆渣男,“拿走家里1.3亿现金、家暴、同性恋、梅毒......”瓜过于劲爆,吃瓜群众都目瞪口呆。

李国庆后来的公开发言也满足了看戏人的好奇心:“像我这种有钱多金,多金还温暖,确实容易引起一些男的爱我。”

他似乎并不在意隐私,声称梅毒是在浴池洗浴染上的,还大谈择偶观,再也不找事业心重的女性了,以后要找“傻白甜”。

李国庆不想做人云亦云的人,但他今年公开发布的的言语在普通人看来难以理解,过于直白,轻飘飘地说出来,让人不由得生出荒诞之感:2019,李国庆有点放飞自我。


最时运不济的大佬——罗永浩


2019,“风口杀手”罗永浩时运不济。

1月,手机梦碎,坚果手机被字节跳动收购,罗永浩与坚果再无瓜葛。

坚果手机新品发布会召开之际,罗永浩的粉丝们仍然从全国各地赶来,完成理想主义者的“朝圣”。但没了穿着黑衬衫的精神领袖,也没有“听明白了吗”的单口相声。

3月,罗永浩社交梦碎,“聊天宝”团队宣布解散。

聊天宝刚推出时叫子弹短信,发布仅 10 天,注册用户就突破了 400 万,A轮融了1.5亿元。

但因为产品基础功能不完善,用户留存低,再加上公司方向急于求成,方向定位转变太快等原因,最终还是失败了。

9月,罗永浩因为欠款被列入限制高消费名单,但罗永浩坚持不破产清算,努力赚钱还债,表示不得已时还会卖艺还债。

11月,禁止电子烟在网上销售的政策出台,而在禁令发布的20多分钟前,罗永浩刚刚宣布了他的“小野”电子烟将于“双11”开售。

手机、社交、电子烟......罗永浩被称为“风口杀手”,但他仍然在进行新尝试。

12月,锤子科技黑科技发布会上,以“首席忽悠官”的身份登台,罗永浩做起了B端生意,推出Sharklet鲨纹防菌材料,并想通过发布会寻找更多的品牌合作机会。

防菌黑科技的生意做得起来吗?答案并不确定。但可以确定的是,2019罗永浩“点儿太背”。


最“会玩”的大佬——马云


2019年,马云卸任,退隐江湖。

说马云是全中国最“会玩”的大佬之一,应该不过分。早在2017年湖畔大学的开学典礼上,他说:“我不想死在办公室里,我想死在沙滩上。我不希望我80岁还在开董事会”。

作为大佬,玩的方式有时会突破常人的想象力。前几天,马云一袭黑西装,拿起指挥棒,演奏起《拉德茨基进行曲》,颇有雅致。有网友调侃“多财多亿”。

阿里20周年大会,卸任之际他还摇滚造型登场,作为吉他手演绎了一回《怒放的生命》。这不是他第一次登台演出,早两年之前的阿里18周年年会上,他就表演过迈克尔杰克逊的经典舞步。

当然大佬的“玩”不仅出于娱乐,更像是理想与浪漫的结合。做公益便是一种表现,10月,马云公益基金会捐赠1亿元人民币,用于西溪湿地的生态环境研究及保护。

支撑马云追寻个人理想的,是他一手打造的阿里帝国。阿里巴巴像一台精密运作的仪器,即使离开了马云,仍然有条不紊地运转着。

今年的双11,天猫成交额又创下新纪录,达到了2684亿元,仍稳坐中国电商头把交椅。

11月26日,阿里巴巴重返港股,兑现了马云当初的心愿,当天市值达到40121.61亿港元,成为港股之王。

马云已经先后辞去了阿里巴巴总裁、首席执行官、董事局主席等多个职务,以合伙人的身份保持着对阿里巴巴的影响。

唱歌、打太极、拍电影,做公益、办大学......马云接下来还会“玩”出什么新花样?且拭目以待。


最柔情的大佬——柳青


2019,柳青以女性特有的柔情,带领滴滴从技术公司转型服务企业。

点开微博视频,背景音活泼悦耳,短发齐耳的她正和一条拉布拉多犬玩得开心,笑起来有浅浅的酒窝。

自拍、美食、心情、读书感悟......没有高大上的商业宣传,即使微博名“柳青-滴滴”提示着她的身份,很多人也会感叹这是位温柔甜美的女性。

36岁的柳青抛弃千万年薪,从投行高盛来到滴滴。除了拥有工作狂的坚毅,这位称用户为“朋友们”的女总裁,也给滴滴带来了更为人性化的形象。

去年,两起滴滴顺风车恶性事件令一路狂奔的滴滴沉下来,下线整改,认真思考安全的意义。

看着哈啰、曹操等顺风车业务平台上线,柳青表示:我们就是“怂”,就是怕,与其冒着风险上线,不如继续整改等待时机。

她坦言“除了生死,都是擦伤”,认为顺风车事件对自己的打击比自己患乳腺癌还要大。

今年11月,滴滴顺风车业务重启,试运营方案显示个性化头像、性别等涉及到用户隐私相关的信息会永久下线,但“晚上8点后女性不能乘车”的规定被大众质疑,认为存在性别歧视。

听取乘客意见后,滴滴整改的政策是,试运营期间,不论男女,晚上8点之后都不能乘坐顺风车了。柳青还在微博吐槽,作为一个资深女白领,她也觉得顺风车产品功能对女同学们不太好用,给朋友们心里添堵了。

除了出行业务方面外,滴滴也一直关怀着女性职业发展。有着“Be Great Be You”口号的“滴滴女性联盟”成立,帮助职业女性成长。据了解,滴滴近40%员工是女性,高于中国与硅谷科技界平均比例。

在管理下属时,柳青也有着体贴的一面,她时常与员工沟通对话,分享工作、管理的感悟,并提出相关建议。

今年 4月,柳青在个人朋友圈透露,自己现在是“单身妈妈”,表示“人生向前,真实比完美更重要。给自己加个油,也给所有单身妈妈加个油。”

历经磨难的滴滴和柳青,仍柔情而坚强地向前走着。